王西京——中國水墨復興之路

2020-12-31 09:30:44  來源:淘寶集運網—各界導報  


[摘要]王西京先生是享譽中外的現實主義人物畫名家。從他40多歲躋身中國畫壇所處的時代而論,在中國人物畫以繼承和發展徐蔣系統的藝術造型和筆墨語言為主的這條道路上,他續接了中國人物畫近當代的文脈,成為佼佼者。...

  □ 南陽子

  王西京,1946年生於陝西西安。現為中國美協中國畫藝委會委員,中國畫學會副會長,陝西省文聯副主席,陝西省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陝西省美協名譽主席,陝西省中國畫學會會長,一級美術師,西安建築科技大學藝術學院名譽院長、教授。兼任中國藝術研究院、西北大學、雲南大學、西安美術學院教授。被國務院授予“國家級有突出貢獻專家”稱號,並獲“中國時代先鋒人物”“第四屆中國改革十大最具影響力新鋭人物”“陝西省紅旗人物”“陝西省行業領軍人物”等光榮稱號。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第九屆、第十屆全國人大代表。

  王西京先生是享譽中外的現實主義人物畫名家。從他40多歲躋身中國畫壇所處的時代而論,在中國人物畫以繼承和發展徐蔣系統的藝術造型和筆墨語言為主的這條道路上,他續接了中國人物畫近當代的文脈,成為佼佼者。之後,他憑藉對中西方歷史文化古典趣味和現當代繪畫藝術開拓性發展的深耕細作,在當代繪畫觀念和意識上縱橫捭闔的創造性發展中,抽身反思東西方藝術的創作精神差異和界限,採取打散與融合的態度。其集古萃今的應變能力,使他成為了21世紀中國人物畫壇上重要的一員。

  2000年,是王西京人物畫藝術由現代轉入當代創作的一個重要轉折點,也是他個人水墨復興的行動年。在他看來,中國人物畫的發展,如果説在徐悲鴻和蔣兆和之後,要不斷藉助新寫實來完成現實主義精神的時代體現的話,就必須重新喚醒和激活中國人物畫的範式造型和筆墨格調,既要善於吸收古為今用的藝術實踐和筆墨創造,又要在洋為中用的發展歷程中深刻意識到全球化藝術語境的變化。這樣勢必要求藝術家拋開狹隘的民族藝術觀,將創作的對象全球化。在藝術造型方面,立足具有中國畫本體論精神的基礎上,實現具有油畫文化觀念和審美意識的有機融合。這種思路的開拓,實際上就是以具有中國精神和中國氣派的造型藝術與筆墨語言,創造具有國際藝術語言潛質的作品,贏取並實現中國當代人物畫藝術形象躋身世界藝術舞台的機會和可能。

  2016年前後,王西京創作了一批人物畫作品。在寫意和寫實之間,他更加註重在筆墨內在美的延伸和塑造上下功夫。在寫意參入寫實的造型中,不再糾纏中西藝術的界限和差別,而是巧妙地把寫實的造型能力發揮到最佳狀態,同時讓寫意為寫實服務。傾斜一方的力量所形成的某種繪畫精神的有序表達,既是一種大世界的文化關懷,也是一種大世界的文化擁抱。他的這種做法,實際上也使之形成了強烈的意識和觀念的轉變。把東方線性的寫意拿來服從寫實的藝術需求(這裏的寫實亦含中西),以中國筆墨的精神來干預和塑造世界性的藝術語言,但又沒有失去屬於本民族的藝術塑造和語言立場。這是一種藝術上贏得更多文化認可的大膽嘗試,也是近百年來中國藝術家苦苦探索和追求的藝術夢想。

  2018年,在法國秋季藝術沙龍展上,王西京榮獲了“法國秋季藝術沙龍終身會員成就獎”“中法傑出文化使者貢獻獎”和“法國巴黎榮譽市民勳章”。這件事證明,中國藝術家在這一領域所做的努力得到了世界的認可和讚揚。

  法國秋季藝術沙龍展是國際著名、歷史悠久的大型綜合性藝術展覽之一,1903年由世界級雕塑家羅丹和法國著名畫家雷諾阿等人倡導創立。創辦以來推出了眾多風格流派的藝術家,其中包括高更、塞尚、馬蒂斯、米羅、莫奈、畢加索等人。歷史證明,這些人後來都成為了具有世界影響力的藝術大師。法國秋季藝術沙龍展已成為全球頂級的藝術展覽,被視為藝術家躍居國際藝術家行列的重要平台。徐悲鴻、劉海粟、林風眠、趙無極、吳冠中等中國藝術家的作品也入選其中。王西京能入選此展並獲獎項,是其立足全球當代藝術視野、創造具有中國當代人物畫範式造型與筆墨格調的成功嘗試,也是他關注人類命運共同體、打通東西方藝術界限、實現大國文化的東方情懷的體現。

  從集古萃今的家國情懷到躋身世界藝術之林的雄強轉變、從中國畫筆墨內質改造到中西融合的世界水墨藝術語言形象的塑造,從這一歷程來看,機遇只垂青於為藝術奮鬥終生的藝術家。

  王西京出生在十三朝文化古都西安,這裏是中國唐代中期水墨藝術發端的溯源地。遙隔1300多年的時空,水墨藝術如何能為中國藝術在全球化藝術之林贏得民族尊嚴並佔據一席之地,成為了王西京最大的藝術追求和人生夢想。

  筆墨內營和形象塑造一直是中國畫堅持的兩大方向。筆墨內營是建立在中國畫的五行之説上的,且根植於陰陽文化觀之中。這種民族文化基因所形成的強大秩序是建立在自我認可和內在需求上的,具有繪畫的民族內部觀念和意識。塑造具有民族精神和個性氣質的藝術形象,如果僅僅是滿足自我內部的認可和理解,是無法適應時代需求的,也無法與世界構成交流與對話。這就迫使我們必須重新認識自己的範式造型,接納並吸收外來藝術。這一時期的吸收和接納,還遠不同於過去一段時期所説的“洋為中用”,而是既要在當代藝術的觀念和意識中具有全球化視野的認知,還要善於梳理和取捨本民族藝術在當下水墨趣味和審美中的有效創造,擺脱人物畫屬於東方審美的那一部分,以探求異域世界在精神需求和文化心態上的認可。一味地強悍霸氣,或者固步自封地完成“自我意識”的藝術,都不可能獲得更廣闊範圍的認可,也無法真正實現屬於本民族的藝術尊嚴。

  王西京基於深厚的功力和精湛的藝術修養,在突破人物畫的造型上,大膽利用中國畫筆墨的寫意之色與兼具東西方藝術寫實的造型能力,打破中西方繪畫中的左右關係,形成色墨混合,以色塊和墨塊形成人物畫造型藝術上表現藝術對象在體積感和重量感的物質筆墨構建,使寫意水墨具有西方同質寫實繪畫和雕塑的雙重語境,完成了東西方兩種文化體系中對寫實和寫意的藝術置換,形成了雙語體系一體化的繪畫訴求,具有當代水墨的探索價值和構建意義。我們在他創作的關注非洲部落民眾和重要人物的系列作品中,很容易看到這種藝術上的表現。如《偉大的靈魂》一圖,在完成人物的整體形象上,布白的能力就是東方水墨藝術的哲學辯證觀念在其中強烈的表達和呈現;而形象的塑造,體現了中西方情調和審美觀念的結合。在《東非酋長》這幅作品中,積色和積墨都有上乘的表現,旨在突出人物頭顱和麪部的骨骼肌肉,具有寫實之實,而人物眼神和內心世界的速寫,在寫意中極度“傳神”。《達卡女》《塔吉克新娘》《含美特族人》《陽光下的母與子》等作品,在人物的面部表現上具有油畫的肌理效果,同質異趣;在頭飾、服飾的表現上,東方的線性色彩形成了寫意的協奏,筆墨在色差和色的比重上,又使我們感受到了印象派對色彩的主觀表達;在人物面部光影的技法表現上,則遵循了西畫之經典審美,完美地實現了與油畫一樣的藝術效果,令人震撼。《東非人》《埃塞印象》《朝聖者》《何以為家》《盼歸》《水屋》和《亞丁灣水手》等純水墨作品,更彰顯了東方水墨獨特的藝術審美和視覺效果,也更具有中國精神和中國氣質,在中西方繪畫間離性的左右觀念中統一協調,實現了屬於當代水墨形象和觀念的全新塑造,有力地表明瞭中國水墨的態度和取向是具有世界開放性的,是可以和油畫媲美、一起擁抱全人類文明的。

  這是王西京站在世界民族文化等量觀下思考本民族藝術發展和出路的結果。

  王西京的藝術,尤其是其近20年來創作的具有雙向平衡與融合的繪畫作品,使中國水墨在超越國別和文化界限上實現了無差別的藝術主張和審美表達。通俗地講,他使中國畫實現了具有油畫同質的藝術效果,在光影和明暗的空間審美與趣味表達上具有異曲同工之妙。從文化形態的觀念和意識改造上,王西京創作的作品又體現了中國當代水墨躋身世界藝術之林的魅力。其實,除了對人物畫的探索和實踐外,王西京在山水、花鳥畫等領域也具有極高的藝術修養。只是他通過人物畫集中體現了自己藝術的綜合造詣,通過人物畫的創作實現了他藝術創造上的“大同世界”。

  王西京苦心經營和孤獨探索的藝術思考,完成了中國畫水墨復興的一次具有世界性範圍的實踐。他的視野和命題是廣闊的,在當下的水墨藝術中具有鮮明的時代價值與全球意義。這需要我們對他的藝術作品進行更準確的評估、更全面的認知,這也使我們通過繪畫藝術認識到一箇中國藝術家,在面對“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一重大歷史命題時,需要踐行的偉大思想所在。

  塔吉克新娘(131cm×99cm,2020年)

  東非酋長(112cm×96cm,2020年)

  亞丁灣水手(143cm×102cm,2019年)

  亞丁灣水手(143cm×102cm,2019年)

  取水之路(121cm×242cm,2020年)

  盼歸(143cm×102cm,2019年)

  天下黃河(220cm×120cm,2020年)

編輯: 意楊

相關熱詞: 王西京 水墨 畫壇
分享到:

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網只是轉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稿酬問題,請及時聯繫我們。電話:029-63903870

本網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等,版權均屬淘寶集運網所有,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淘寶集運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C) 2006-2020 g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陝ICP備13008241號-1